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良民之逆行

~砖头的留言板与BGM播放器~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学什么荒什么,捡什么落什么。18年了照照镜子,居然连样子也不再是从前那般。——原来如此,活过的岁月就是潜藏价值啊……

AFS第二次国际会议(长文)  

2008-09-28 06:00:04|  分类: 活着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胡言了,这次是从周五至周日三天的Camp,住在附近的AFS学生都会参加。不过来自世界各地的人围坐在同一张桌子旁讲话,这样的场面除了国际会议之外,还能在哪儿见到呢?

?

在中转火车的时候,我们5人组遇到了另一拨学生,所以有难同当——误了车,大家一起多等一个小时。

那个时候我们都已经挺饿了,车站里的快餐显得无比的美味。

这个过程中,比较有趣的事情就是大家一起商量分工,谁看包,谁买吃的,讨论阵容已经很强大了:有三个泰国人,两个俄罗斯人,以及法国、阿根廷、北美(忘了名字……)、中国人(我)各一。

泰国三人组,有着惊人的电话费储量供他们在camp里不间断地打电话。

中间的男生很牛,他会说中文……

最后还是成功坐上了火车,沿途的风景大致如上,恰是一派古人心目中有屋有田有牛羊的幸福景象。

终于到了。

这是一个步行就能走穿的小镇,我们的camp地点是这里的一家小旅馆。

民宅。

到处都是这样的小户民宅,除了车辆和我们之外,不会有别的噪音,是睡午觉和睡晚觉,已经打盹和小憩的极佳圣地。

一到营地,扔下行李我们就开始活动。上图的活动是,接到线球的人要作简短的自我介绍,然后再把线球抛给下一个人,当线网完成之后,按照原来的顺序,每个人复述一遍上一个人的姓名和国家,讲完就把线放下。

此后的活动也就是类似的内容,当然也包括分组讨论感想。不过真正有意思的事情在后面……

第二天中午,最经典的项目开始了。

这个活动分三人一组,每组手上有一个鸡蛋和一个苹果。考验人品的时候到了,我们要拿着这两件“本金”与周围住户家的东西交换。如果人品好,大可以拿换来的东西继续换更好的东西。而难点在于,小镇上的人英语都不行……

幸好,我们三人组中来自法国的Sylvain(上图右)德语过关,教给我们几句话后就可以轮流上阵。

我们运气真的很不错,拿着用鸡蛋换来的巧克力糖,遇到了一个阿根廷家庭,同样来自阿根廷的Victoria(上图左)摩拳擦掌地上了,然后如同吃饭睡觉一样简单地拿下了战利品一号:下图左侧的一大盒巧克力,显然是德国这没有的稀罕货,价值远远高与本金"鸡蛋"!

不行不行,人家好心的给予怎么能有金钱来衡量,这可不行……

后来,拿着用苹果换来的当日的报纸,换我上阵却没那么好运气了,仅得到下图中间的那板巧克力。

而随后Victoria再次爆发人品,在一家精品店里,不仅用这板巧克力换来了战利品三号(下图左)礼品蜡烛一袋,巧克力还被还了回来!老板娘是个大好人!

我们总共有一个来小时的活动时间,到此为止觉得已经很满足了,还剩半个小时,于是找了一间小cafe坐下喝了点东西,看着外面的其他组员还在奔波,我们的橙汁与咖啡显得尤其香甜,哇卡卡。

然后就该回营地集中了,展示自己组的战利品,同时讲讲自己用了什么损招得来这些战利品。

上图的背景就是我们的旅馆,而且全员几乎都在照片中了。

不论从数量还是质量上来算,上图都是最牛的一组。因为他们使出了最损的一招:把一盒巧克力拆分开来换。回想当初我们怎么不这么干呢,硬是把一沓报纸都丢了出去。

而这显然是右边Marco(意大利)的主意。这个人超级有意思,后面会再提到他。

另外两位,左边的美女来自俄罗斯,中间那位是这里除我之外唯一的华人,来自香港。

另外一组人,比较重点是右边美女手上的东西,看仔细了,是十多年前的录影带哦,不是DVD!

我kao太天真了,这东西现在快要成收藏品了吧,真的要远远高于一个鸡蛋或者一个苹果的价值了。

介绍一下人物。左边拿着厕纸(……)的是来自捷克的Zdenka,中间的是来自日-本的Kiki,右边的是来自美国的Nino。

当然最好的还是我们组!由于中途我们都拾起路上的鸟羽毛戴在头上,所以我们自称为印第安小组!

不过只有Sylvian头上的可以看到……

当晚我们分掉了所有的战利品,包括那袋蜡烛也被拆成各种零散件分给每人一小部分,这是Victoria的主意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随便叙一下好玩的事情。

第一天中午刚到时,大家还不是很熟,于是借一些室内活动来沟通。说是室内活动,其实总共就只有一张桌面向中心凹陷的旧台球桌而已……幸好,交流方面,因为都能说英语,所以比艰难的台球要容易许多。

而到了晚上就不一样了,在大家都混熟了以后,沟通都方便得多,于是有人提出玩“逆-捉迷藏"(找到藏着的人就要跟他一起藏起来),结果整个晚上就晚疯了。

比较经典的场面,我和Marco、Sylvian、Victoria等六个人躲在了储物间里,由于Marco使用损招握紧了门把,让外面的人以为门是锁着的,结果让他们找了有二十分钟。这段时间我们就在里面策划别的损招,由于储物间里有一把扫把和卷纸若干(以及人六七个),最终的结论是,当下一次有人来开门的时候,一个人执扫把往外捅,其余人等投掷卷纸,同时——

全员大声喊叫!

结果,来的还是女孩子,camp里的另一个美国人Megan,险些被吓哭……

这是第一天晚上的事。

这也说明我为什么特别喜欢AFS。仅仅是第一天,原本还是陌生人的我们就可以如此尽兴。因为AFS不是一个盈利性的交流生中介组织,是为了全球文化交流而存在的公益组织,所以组员们并不是靠钱就能加入的,我们都需要在本国进行三天的“人品”检验,而通过了的人自然必须很活跃,很外向,很有人品。

而二十来个很有人品的人聚拢在一起,真的会很好玩。这一点我在国内的面试camp和培训camp中,已经各体会过一次。而这一次,大家更是说着陌生的语言,却可以一样尽兴,这样的场面真的不是多少钱就能换来的。

所以第二天晚上,几乎就舍不得睡了。

在台球桌旁边,大家三五成群地席地而坐,连续数小时无目的地闲侃,就像party一样。有时有人号召众人同坐玩游戏,那便一起乐呵。将近十一点,有人撑不住了先去睡,剩下的人再次随便坐下继续神聊。到后来真的兴奋得不得了,我、Sylvian、Magen还有Victoria围坐,没大事做我们就唱歌,连我这么宅的家伙都公开唱歌了,我唯一会唱的中文歌,还是rap,Life's a struggle,高速的中文吐字让老外同学们瞠目,也让我自己回想起来都很瞠目。

十二点以后,人越来越少了,仅剩的人却更加能聊,顶着睡意,也要聊。

直至最后,走得就剩下三个人了,我、Marco,以及Zdenka。其实Zdenka之前一直很闷骚,都不怎么讲话,那天晚上却彻底开了口。

我们三个人无边际地神聊,发现我们这最后的三个人相当合得来,或许喜欢熬夜的人都是一个种类吧。Marco属于那种讲了很好笑的东西自己也不会笑的人,某种程度上跟我爸有点像,喜欢用缺心眼的微笑掩饰自己无底洞一般深的心眼(爸别介意……),但终归十分善良,整一个大好人,能很容易推心置腹地交谈。

而Zdenka,外表比内在凶悍。看上去整一个朋克摇滚主唱的造型,其实比较敏感,嘴硬心软的那种人。看上去不太合群,那是因为她懒得合群,其实真的聊起来了,两分钟就能勾肩搭背叫哥们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后来大概口干舌燥到了三点,我们也终于撑不住了,打算去睡觉。一进走道才惊讶惊讶超级惊讶地发现,泰国三人组根本没睡,一直都在打电话……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第二天一早,醒来的感觉就像睡前大醉过一般,虽然是醒了,但是摇摇晃晃地怎么都站不踏实。

早上又围桌开了次会,最后发给我们每人一张纸,叫我们给未来的自己写封信。

由于可以自觅静处慢慢写,我跑到了室外,结果又遇到Marco和Zdenka,巧哉,同坐一桌慢慢写吧。

于是随便写了点东西,正准备收笔,忽然他们提议,互相给对方用自己的语言签名,很好,因为我发现外国人都特喜欢看我们写中文,于是我还写了一点寄语:车到山前必有路。我叫他们遇到不顺心的事情时,可以问我这是什么意思。

后来越来越多的人坐在了我们旁边,用本国语言签字留言的主意也传开了,于是半数的组员都开始围在那张桌子旁认真写字。

Kiki的日语签字应当是最热门的,几乎所有的人都主动索要。

某种程度上她就像这次camp的大姐头,因为她是唯一一个已经在德国生活了半年的学生,而且人特别大方,逮谁都能聊一堆话。

最后的午餐。此时回想起第一天的第一顿晚餐,那时因为没有午饭,而且很多人来前也没吃午饭,到了那个时候已经可以啃桌子了。而此时,高声笑谈的我们几乎已经忘记了进食。

再介绍一下人物。自左到右,分别为美国的Megan,意大利的Marco,泰国的Most,志愿者一号(忘了……),志愿者二号Julia。

而利用这个时间,我最后收集完了自己的那份珍贵的签字,原件拍照一份,PS马赛克掉自己写的信,如下可见。(高清版本请翻相册!)

这张纸上汇集了六种语言,除了最下面那个我实在想不起来之外(……),其余如下:

1号为俄语,由Sasha留。2、3号为英语,分别由Nino和Megan留。4号显而易见为日语,由Kiki留,只要能看懂仅有的几个汉字,各位很容易明白她要表达的意思。5号是泰语,由Most(会说中文的那位)留。6号左侧同样为俄语,由另一个俄国男生留,他的名字我从来都记不住实在抱歉……。6号右侧应该是Zdenka写的捷克语。7号是法语,由Sylvian留。8号是意大利语,由Marco留。9号是德语,由志愿者Julia留。

抱歉我记性实在很糟糕。

所有的字都汇集在了一面纸上,以后或许可以将它挂起来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临走前,我们榨干记忆卡的每一寸空间拿来留影。

照片繁多,我就不再一一贴上,精选几张吧。

超级可爱的四个志愿者, 尤其是左边的Jan,不管怎么看十分单纯无害,而且貌似跟另外三位女志愿者同寝一室。

明年回去了我也要当志愿者……

Zdenka的T-shirt,太经典了。看得懂的人自己偷着乐吧,我解释了就不好笑了。

无数次的拥抱和道别,大家在接待家庭的陪伴下渐渐散去。说实话,这样的道别场面比跟自己的亲生爸妈道别还要难受。因为后者仅仅是一两次拥抱,一两句叮嘱,然后等着距离渐渐拉远而已。而前者,我会看到人群渐渐稀疏,笑谈越来越少,这个过程会持续最多半个小时,或许最后仅剩下几个人作伴,连话都不愿意再说了。幸好这次我走得早,前两回在国内的camp,我几乎都是最后一个。

热切期待着,一两个月后再聚吧。

这消息是可靠的!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最后的最后,自曝一张丑照。

Zdenka,Marco,我,full of violence!!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23)| 评论(7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